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水系海将军

作者:纯洁的牲口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惊得面如土色,这才知道自己这次是踢到了铁板,床弩、机关、狮鹰、演戏,甚至动用数百名狼人亲卫队,自己已经觉得将这个翼风族高估到了极点,已经从最坏的打算去想,就是要万无一失,但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是太过于低估了这个并不惊人的小,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虽然这个驴头人并不是什么行家,但是见到自己勇猛的护卫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冰雹砸成一团肉泥,实力相差之大,实在是匪夷所思,情不自禁的双腿一软,已经跪了下来。

    “现在求饶吗?很抱歉,晚了!”池宁羽已经杀光了整条街上的所有兽人,单单留下了驴头人一个,此时见到他浑身颤抖,显得极为害怕的模样,池宁羽无端的觉得心有一种莫名的快意,冷哼一声,慢慢的降低了高度,手的长剑已经指着驴头人的咽喉处。

    “不要……不要杀我……”驴头人面如死灰,只剩下了这一句话,身体忍不住筛糠一般抖索起来。

    “不杀你?给我一个理由!”池宁羽冷笑道,“你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我就放过你!”

    “我给你钱,很多很多的财富,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不要杀我!”那个驴头人不停的磕起头来。

    “抱歉,我不要钱,这个理由不充分!”池宁羽嘿嘿怪笑道,“所以----”手长剑已经挺落,贯穿了那个驴头人的咽喉,喷出一条血箭,那驴头人瞳孔突然张大,喉头格格响了几声。身已经扑通往前栽倒,右手无力的张开了来,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叮当一声掉落在地上。

    “哼,你以为我会像那些白痴一样,显示自己的大气,不杀你吗?”池宁羽嘿嘿笑道,“我可不会让你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几个马头人从藏身地地方奔了出来,池宁羽眼杀机一闪,见到正是自己在木棚里见到的反叛军。迟疑了一下,没有动手。

    “翼风族,你真让我们吃惊!”一个马头人上前踢了驴头人的尸体两脚,确认那驴头人已经死的透彻,其一个马头人这才开口笑道,“想不到你真的一个人就干掉了城主。”

    “哼。小把戏而已!”池宁羽并没有收起手的长剑,在凯泽大陆,池宁羽并没有什么认同感,这几个马头人也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已,并不是自己的战友或者是同伴,没有必要和颜悦色。

    “翼风族,我们现在兑现我们之前的承诺,山族地朋友已经找到了城主的藏宝库,我们现在这就带你去,你想要任何东西都可以直接去拿。”

    “哦?”池宁羽眼光芒一闪。金钱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诱惑力,但是既然是藏宝库,如果有什么宝藏的话,倒是很值得感兴趣的,当下开口道。“在哪里?带我去。”

    跟着两个马头人,池宁羽来到了城主府邸的后院,地上有一个大洞,一身泥土的穿山甲就站在旁边,一个马头人和一个羊头怪站在旁边,各自手持兵器,虎视眈眈。

    “就在这里!”穿山甲显然是见到了池宁羽大发神威,以一人之力击杀数百名各种兽人,当下没有丝毫地怠慢,语气也变得十分恭敬。在兽人向来崇尚武力,因此池宁羽也自然是获得了众人的尊敬。

    “前面带路!”池宁羽淡淡的开口道,当下立刻有一个马头人在前面带路,穿山甲跟在后面,池宁羽迟疑了一下,跟着钻进了洞里。

    这洞口泥土很是新鲜。显然是刚刚被这个穿山甲模样的家伙生生挖出来的。池宁羽有些惊讶的看了那个穿山甲一眼,俗话说人有古怪相。必有古怪能,就算池宁羽现在已经是五系魔导师,又有了飞行的能力,还有巴尔的战车可以随时强化,但是倘若叫池宁羽在平地上挖出这么大一个洞来,还是勉为其难,这穿山甲显然只是山族的一个普通平民,就有如此的能力,可见兽人也是怪人如云,奇人异士层出不穷。

    走了大约七八分钟,那洞口越往里越黑,到最后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眼前突然一亮,两个火把已经点燃了起来,池宁羽这才发现已经到了一间密封地大房间里,在火光的映照小,数十个大箱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那里。

    那个马头人小心翼翼的把墙壁周围的***点上,房间里立刻亮堂起来,池宁羽仔细看看周围,原来是这个穿山甲硬生生地在这个房间的一侧挖出了一条通道来,真正的大门依然被铁锁紧紧的锁住,不禁对这个穿山甲高看了一眼起来,就这么一会儿,大约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这个模样看起来很不起眼,还有点恶心的家伙,大穿山甲,就这么硬生生的挖出了这么一条通道,可见这个穿山甲的地下穿行能力是多么的强大。

    那个穿山甲没有注意到池宁羽看向他的目光,却很快走到一个箱面前,伸出两只粗壮有力的短手来,用力一掀,将那个箱转眼间已经翻了一个底朝天,哗啦一声响,各种金色地东西落了一地,金条、金币,等等一大堆东西转眼间全部倒了出来。

    “只有这些么?”虽然黄金很是耀眼,但是池宁羽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自己的紫晶卡里至少还有十七八万的金币,自己哪怕是用上几百年只怕也用不完,所以这些黄金对池宁羽来说用处并不大,反而有些失望。“不知道!”穿山甲的声音里有些喜悦,不过就冲着穿山甲和那个马头人只有欣喜,却并没有什么失态的表情,池宁羽不禁对这些兽人更加刮目相看起来,不是人人都能对这些黄金无动于衷地,池宁羽是因为自己并不缺少这个玩意。自己地实力也可以让自己随时拥有无数的黄金,而这些兽人也能表现地这么冷静,却让他相反有些惊讶起来。

    穿山甲和马头人将那数十个箱地盖全部翻开,除了金灿灿的黄金之外,什么都没有,池宁羽有些失望,用大拇指拨动了一下鼻,问道:“就只有这么一个藏宝库吗?”

    “不知道……”穿山甲小心翼翼的从箱边走过,伸手抓了一枚金币。用手指弹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声音,顺手又丢了下来,走到墙壁边,伸手在墙壁上敲打了几下,侧耳聆听了一下。伸出两只手来,飞快的在墙壁上刨着什么,转眼之间就挖出一个大坑来,轰隆一声,已经将那个墙壁生生挖塌,露出一个大洞来。

    “这里还有一个小房间!”穿山甲回过头来,语气有一丝喜色,池宁羽愣了一下,这才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这厚达一尺多土层就被这个穿山甲生生挖穿。可见这些山族还真是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只有一些盔甲和武器!”马头人当先钻了进去,只是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语气却有一些失望的神色。

    “盔甲和武器?”池宁羽却是精神一振,急忙快步穿过了那个大洞。却见那马头人已经将那个房间的***也点了起来,这里果然就是一个武器装备陈列库,池宁羽心一喜,急忙伸手摸上了距离自己最近地一件盔甲。

    “这是……”池宁羽不禁眉头一皱,“华宁的保护?”

    华宁是一套非常鸡肋的绿色套装,共有华宁的正义之比尔长刀、华宁的保护之提格莱特铠甲、华宁的光辉之巨皇冠和华宁地祝福之扣带,合并起来就是华宁的威严,本身的属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即使组合了四件套装,也不过加了2的技能等级。吸血20%,全部抗性提升30点,跑步速度提升30%而已,池宁羽一皱眉,本来想顺手把东西扔掉,不过想起精灵幻境里那些精灵们对装备的需求实在是到了急缺的地步。迟疑了一下。在装备库里找了一圈,果然凑齐了一套华宁套装。顺手扔进空间里。

    在华宁的旁边,陈列着一整套的西刚的刀剑,自然也被池宁羽毫不客气地收入空间,找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好东西,不过池宁羽还是将这里的武器装备一扫而空,就算自己用不了,精灵幻境里的精灵兄弟们可都是望眼欲穿的了。

    那个穿山甲和马头人眼巴巴的看着池宁羽,等池宁羽把这些武器装备全部放进了自己地空间,转过头来,才见到两人都是一脸的古怪之色,池宁羽心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嫌我拿多了?”

    “不不不!”两人连忙摇头,那马头人解释道,“我们的武器一向都是合手就可以,这些武器,我们也不一定能够熟练使用,不过……不过……”

    池宁羽奇怪的问道:“不过什么?”

    那马头人很是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赔笑道:“大人,您这些东西,嗯,是不是都装在空间戒指里了?那个……咱们还从来就没见识过这种玩意……只是听说过……”

    “空间戒指?”池宁羽顿时恍然,嘿嘿一笑,也不多做解释,朝他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指着那些黄金笑道,“有了这些金,还要什么空间戒指?”转身走了出去。

    解决了这件事,池宁羽心无端的放松了下来,当真是如同放下了心一块大石一般,大约是干掉了这个驴头人,池宁羽也算是出了一口气,自己这两天先是被利用当了枪使,接着又被抓,现在总算是把这件事情做完了,施施然走了出去。

    池宁羽展开双翼,如飞遁去,转眼间已经消失在夜色,这城里已经是闹得热火朝天,马头人那方的势力已经开始吞掉驴头人的地盘和府邸,这些和池宁羽已经没有关系,不过这个小城里显然不能再呆下去了,池宁羽的打算是,找另外一个城市或者是什么地方,哪怕是山脚下也好。随便找个地方,过得一夜,然后第二天再想点什么办法看看能不能漂洋过海。

    飞了半天,始终都是一望无际地平原,池宁羽心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接着再飞了半个小时,终于发现了不对劲,按道理说。池宁羽这种飞行速度,飞了一个多小时,哪怕就是飞跃一个小城市也差不多了,但是偏偏什么都没有看到,整个平原上一片死气沉沉,甚至连个***都没有看到。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对!”池宁羽心忽然莫名其妙的一惊,降低了高度,落下地来,伸手从空间里摸出一块肉干来,补充了一下食物,这才转身四处打量这个平原,却是毫无异状,蹲下身,摸索了一下地上地青草,却也并没有什么特意之处。

    “什么人?出来!”池宁羽忽然霹雳一声大喝。唰的一声,张开了水系领域,全副武装,冠军之剑也已经握在手。

    一个全身淡蓝色长袍的年人微笑着慢慢走了出来,这个人看起来无比地诡异。虽然是在夜色,池宁羽却看得一清二楚,好像他自己身上就可以发光一般,毫发毕缕,无不一一看得极为清楚,头发也是碧蓝地颜色,随着他慢慢的走过来,头发如同波浪一般滚动,落地走路丝毫没有声音,如同一个幽魂一般。情况说不出地诡异。

    那个年人轻轻踏上了池宁羽的领域,此时池宁羽正在全力催动水系领域,纵然是实力超群的魔神,在池宁羽地暴风雪领域,也不可能走的如此轻松,但是这个人如同是在大浪的一条游鱼一般。说不出的和谐。每一步都仿佛浑然天成,淡蓝色的水系领域急剧的旋转起来。但是那个年人却依然表情从容,面带微笑,丝毫没有不适地感觉。

    “朋友,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个年人微笑着开口道。

    “当然!”池宁羽摸不清这个年人的底细,见到他几乎是无视自己的水系领域,知道这个人并不好惹,当下后退了半步,冷笑着开口道,“你的幻境不错,不过你忘记了一个细节,在这空旷的平原上,竟然连一丝风都没有,岂不是很怪异的一件事吗?”

    “啊,没错,是我忽略了!”那个年人恍然大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点头道,“很好,你的悟性很高,不过我可以确认,你并不是什么翼风族,但是,我也说不出你到底是什么种族,如果是人族的话,又不会有这种天使的羽翼,真正地翼风族,却根本没有这种水系魔法的能力,嗯,圣阶的水系魔法,很有趣呢!”

    “我是哪个种族,和你有很大的关系吗?”池宁羽脸上的戒备之色更深,如果真是按照那个驴头人所说,翼风族已经在凯泽大陆上消失了接近三百年了,那么这个年人如此了解,想必他对翼风族知道地很详细,很可能之前接触过翼风族,另外,他能一眼认出自己的羽翼是来自天使,而且看出自己的领域等级是圣阶,看来这个人只怕来头不小。

    “当然和我有关系!”那个年人脸上的笑意更浓,“兽人的信仰是什么?能说说么?”

    “兽人的信仰?”池宁羽顿时想起了当年曾经有人提过,兽人也是上古种族之一,但是与他们粗犷的外貌不同,他们真正信奉的是水与恢复之神雷蒂安,当下沉着脸回答道:“是水神,有什么问题?”

    “啊,不,当然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那年人背着双手微笑道,“因为我就是主人手下的神使,你可以叫我雅思特洛。”

    “水系地英雄?”池宁羽心不禁暗自吃了一惊,难怪这个家伙竟然视自己的圣阶水系领域于无物,当下惊讶的问道,“你是深海魔龙?”

    “你知道深海魔龙?”那个年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深深的看了池宁羽一眼,点头道,“很好,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知道的东西不少嘛!不过我不是深海魔龙,我是海将军,和深海魔龙都是神使之一。”

    “原来如此!”池宁羽点点头,开口问道,“那你为什么用幻境困住我?你打算干什么?”

    “别紧张,小伙!”雅思特洛微笑道,“我想你有些小误会,刚刚我在一个偶然地机会看到了你使用水系地圣阶领域,你知道的,我们是水神地神使,对于你这样年轻的圣阶魔导师,我们一向都是希望……”

    “咦?那是谁?”池宁羽突然眼望着雅思特洛的身后,脸色无比惊讶,叫道,“你是谁?”

    池宁羽这么一叫,雅思特洛也忍不住转头朝身后看去,池宁羽抓住机会,手闪电般抓住鹰之号角,三发导引箭如流星一般朝雅思特洛射将过去。

    铛的一声脆响,雅思特洛的上半身如同玻璃一般整个都粉碎了,池宁羽有些惊讶,一个箭步跳了上去,仔细检查着尸体,这个海将军想必也是和深海魔龙一样的水系英雄,没想到竟然如此轻松的就被解决,这反而让池宁羽有些吃惊。

    地上的尸体很快化成了一摊水,这让池宁羽不禁极为奇怪,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却见四周的景象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提高声音叫道:“雅思特洛,我知道你没有死,出来吧!”

    “真是奇怪!”雅思特洛的身影果然慢慢的显露出来,眉头紧锁,好像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一般,抬头看了池宁羽一眼,“我自认并没有什么无礼的地方,你为什么要攻击我呢?”

    池宁羽从心底浮起一丝寒气来,这个雅思特洛并没有显示出什么过人之处,但是就刚刚那几下,举重若轻,轻描淡写的化解的池宁羽的偷袭,当真是了不起,以他导引箭的水平,加上鹰之号角的无视防御,就算是一个强大的光之序列战士,池宁羽也绝对有信心将他击杀,但是这个水系的家伙,实在是太过于恐怖,刚刚池宁羽开口转移注意力,抽弓,射箭,一气呵成,实在是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但是就这样的攻击,都没有能让这个雅思特洛伤及半根汗毛,当年自己击杀魔神但塔林的时候,都照样一击得手,但是对于这个海将军雅思特洛,却好像化解的如此轻松,与其说他的实力强大无比,还不如说他这种幻境让池宁羽几乎找不到任何有把握的破解方法。

    “不,你说错了,你并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但是我们始终都是敌人!”到了这个程度,池宁羽索性放开了,水系领域既然对一个水系的英雄没有任何的影响,索性就收了起来,展开了火系的领域。“哦?你原来是火系的人?”海将军雅思特洛眼杀机一闪,右手也渐渐握成了拳头。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s/read/3.js"></script>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