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喜上加喜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柳乘风这两日都呆在家中,除了去了张鹤龄那儿一趟,都在家中陪着温晨曦和朱月洛。

    不过消息终究是掩不住的,很快,这廉国公夫人有喜的事儿还是传了出去,于是一时之间,也有不少人来道贺。皇上在酒宴上对着诸人说的那句话至今还让人念念不忘,谁都知道,这位柳佥事真要一飞冲天了,如今挣了这么大的功劳,这恩旨的赏赐定是丰厚无比。

    柳乘风如今算是真正的如日中天了,若说以前,他或许还只是拘泥于锦衣卫,大多数人也没兴致和他打什么交道,可是现在不少人明白过来,这柳乘风的能量已经不可能再局限于亲军,于是与他攀关系的人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

    柳乘风也是被这些来客们搅得烦了,不去好生招待似乎不好,可要是下逐客令,似乎也是不好。索性就让门房那边说自己病了,不便见客,将所有人全部挡驾到了外头。

    而此时的聚宝楼,在利好消息的带动下,顿时也是一阵沸腾,从前那些沮丧的商贾今个儿个个喜笑颜开,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洪亮了几分,在消息还未传开之前,聚宝楼里来客只有数百,而消息传出,顿时全城轰动,无数的马车和轿子飞快往聚宝楼这边赶来,还有人甚至嫌轿子和马车不够快,竟是撒腿跑来的,一到聚宝楼,首先去看的就是货物时价的面板,昨个儿还是跌到谷底的价格,已经以半柱香的时间为节点不断攀升了。

    丝绸的价格本来跌落到了谷底,为二两三钱一匹。清早的时候还维持在这个价格上,可是紧接着,就开始节节攀升。到了正午。直接上涨到了二两七钱。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一匹丝绸就涨了四钱银子,这是何等骇人听闻的事儿?

    不只是如此。这价格只怕还得涨,那些原本手头里堆满了货物的商贾此时也不急于兜售了,居然都形成了默契。硬是不肯交易。反而是平时那些不肯收购货物的商贾眼下急红了眼,四处收购各种货物,偏偏现在的价格仍是有价无市。

    于是乎,那面板上的价格照旧继续上扬,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挤在这面板之下,看着聚宝商行的伙计每隔一段时间用炭笔更新货物的价格,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压抑着体内的激动,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场面大家从前可谓闻所未闻。市场上居然收购不到货物,而价格却像是野马奔腾一般攀升,一个时辰之后。价格便有涨了一钱多。丝绸的价格到了二两八钱五厘。

    只是短短一个上午,就有人要发财了。何止是发财,那些原本急的要上吊的商贾此时此刻现在唯一想着的,就是自己的货栈里的货物仍旧太少。

    而到了正午的时候,这里的商贾已经聚集到了上万人之多,几乎所有人都聚在这里,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甚至有些根本看不到面板上炭笔文字的,也只能围在这里凑热闹,而聚宝楼的伙计则是会不断的敲着锣将最新的时价报出来。

    “茶叶的价格又涨了,一斤的上等茶叶,已经涨到了四两一钱五厘,天,那些个土老冒,只怕要生发了。”

    所谓的土老冒,说的是那些将自己的土地改种茶树的地主乡绅,这些人前些时日还急红了眼,大量的茶叶堆在库里脱手不出去,谁知这才几天功夫,就已经重新扬眉吐气。

    其实扬眉吐气的又何止他们,前几日还在哀嚎的商贾,如今都是喜笑颜开,倒是前个手里拿着现银不敢囤货的商贾,此时却都是跌足长叹,懊恼不已。

    而接下来,不少商贾开始离开,对他们来说,这价格只怕还要继续涨下去,现在手里有货,也不急于发卖,等到价格稳定到某个阶段,再兜售出去也不迟,眼下对他们来说,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这些人大多都是工坊主,就在几天之前,他们的工坊还处于半停工状态,大肆的在裁撤工匠和学徒。可是现在,他们却得把这工坊重新全力开动起来,把所有的工匠和学徒也全部请回来,不只是如此,只怕扩大规模的事儿也是迫在眉睫。

    现在市场上的货物如此紧俏,可以预见的是,市场在一段时期内会出现货物短缺,而且刚才也有消息传出来,聚宝商行也开始大量的囤货了,需要的丝绸就有二十万匹,茶叶数万斤,还有瓷器、运货的马车、铁器也都是巨大。

    现在趁着价格上扬,自然是能生产多少货物,就生产多少。

    丝绸坊的吴东家几乎是跑着回到自己的工坊的,前脚刚到,便立即把几个工头和帐房一并叫来,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粗气,用手撑着书桌,眼睛都微微有些发红,朝着来人们嘶哑的道:“去,张贴告示,招募工匠和学徒,有多少招募多少,从前辞退的人,尽量去设法联系,看看他们还肯不肯回来,工钱嘛,可以适当的加一点,就说工坊从前对不住大家,可是现在,请大家无论如何,也得回来。还有,刘先生,你设法与恒通机行的人去交涉,告诉他们,咱们现在就交款,再定制五十台纺机来,价钱可以商量,可以这纺机必须在十日之内交货,无论如何也不能耽误。城郊那边,靠着北子河那儿不是新搬去了许多工坊吗?刘帐房,你设法在那儿租赁一个坊房,实在不成,置块地下来,银子的事儿你不必管,聚宝钱庄那边只要肯给抵押,总能放出贷来。”

    帐房是个老学究,从前是蒙学的老师,只是年年科举都是无望,因此心灰意冷,最后被这吴东家高薪请来,一开始这位老学究还是扭扭捏捏,可是后来听说不少像他这种际遇的人如今都去工坊里谋职了,再加上人家开的薪水实在不低,比起自己做这老师来实在是一个天上地下,因此也就安生做起这帐房,如今也渐渐的开通起来,他捋着胡须道:“东家,学生也听说了这事儿,不只是咱们的作坊,其他的作坊多半也会这么做,重新招募人手、购买纺机,还有尽力扩建工坊,只怕一时之间,未必能筹措好,哎,怪只怪这消息来的太突然,早知如此,咱们也不至于这般手足无措。”

    这吴东家倒是个雷厉风行的人,道:“不能做也得做,能做几分是几分,眼下这个局面,只要纺机开动,丝绸能制出来就能挣银子,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大家尽力去做吧,实在不成,再另想办法。”

    众人也不敢耽误,随即一哄而散。

    这才一个时辰功夫,几乎整个京师的大街小巷里头,都已经张贴满了各种招募工匠和学徒的告示,基本上招工的告示很简单,只要有两条腿的,只要是个人,没有缺胳膊少腿,这工坊就要了,几乎临街的墙上,到处都是这种消息,密密麻麻,让人看了都不禁咂舌。

    窑场、丝纺、茶坊、铁器作坊、机坊……哪里都缺人,工钱也是节节攀升,整个京师,与前几日一片哀嚎相比,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这消息自然瞒不过官府,顺天府这边,也是无言以对,对于这种现象,他们看不懂,也不明白,不过这东西当然也不必他们去看懂,于是连忙上书内阁,告知此事。

    在内阁里头,朱佑樘亲自到了,京师里的动静一传到他们的耳里,他便立即关注起来,随即移驾内阁值房,与内阁大臣们议事。

    “这东西真真是看不透,前几日还是举步维艰的样子,街上到处都是物业的流民,那些商贾们一个个要死要活。朝廷呢,本来也在琢磨,是不是让官府干预一下,无论如何想个办法,若是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出大事。可是今个儿事情真是蹊跷的很,那柳乘风回京的消息一传出,整个京师都震动了,据说那货价不断攀升,各大工坊立即开工,四处招募人手,还生怕人家不肯来,连工钱都比上月还增了不少。陛下,微臣这是越来越糊涂,可是后来想了想,总算是找到了这症结所在。”

    侃侃而谈的是李东阳,李东阳一边注意观察着朱佑樘的脸色,一边继续,道:“这症结,还是在柳乘风身上,柳乘风出了事儿,那些工坊就要动荡,可是柳乘风但凡能平安无事,这天下的流民就有了生计。其实问题也并非只是出在柳乘风身上,而是祖制头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东阳又不免去看下朱佑樘的脸色,因为今个儿要议的事儿,颇有点儿忌讳。

    …………………………………………………………………………………………………………………………

    第二章送到,还差五六票了,五六票之后,老虎就能荣登月票榜,咳咳……恳请大家支持。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