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小烦恼

作者:程嘉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田嘉志这个没原则的:“该问问人下礼拜还来不来了,或者家在哪,你要是想吃我也有地方买呀。”

    田野就觉得嘴巴里面的东西瞬间甜了八度:“有的吃就不错了。”

    田嘉志拎着篮子,跟田丰彭越他们汇合的时候,人家田达看到这东西,那是半分都不客气的,直接把篮子都拎到彭越跟前去了:“媳妇,这个新鲜。”

    彭越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看着真的挺喜人的。

    而且田野用的是长条的大篮子。上岗村那边都用这种荆苕编制笼子,框子。东西挺多的。

    彭越:“这天气热,这么多的草莓留不住,回家我给你们煮草莓汤喝,解暑的很。”

    田嘉志这才注意到,确实不少:“是不少,这种篮子可能装东西了,咦,这篮子跟咱们家的挺像的。”

    田野差点让草莓噎到,你都多少年没在家了,家里提篮子啥样你都能知道,咋么那么邪乎呢。

    郁闷有点发毛:“难怪我看着喜欢,样式竟然差不多呢。”

    田嘉志:“可不是,合该就是让我媳妇看到,都给买过来。嫂子你也别发愁吃不了,这不是有田野呢吗。”

    彭越想说,这东西吃多了酸牙,跟田野的饭量可没关系。

    不过东西是妹夫小两口子买的,她这么说不好,等田野吃不了,自然就知道了。到时候在处理也是一样的。

    回家,田野先找出来盘子,让田嘉志给小许姑娘端过去一大盘,在给彭越放下小一半,彭越:“哪吃得了。”

    田野:“不是说做草莓汤吗,吃不了就做草莓汤。”

    彭越看看田野端着剩下的一小盆,坐在田嘉志这个妹夫的身边,人家两人就那么一口一口的眼瞅着盆子的草莓吃光了。

    彭越嘴巴都合不上了,都没顾得上自己吃。

    彭越:“你牙没事吧。”

    田野:“没事呀。”

    田嘉志在边上高兴大劲儿了,因为高兴,因为田野给他就吃,所以一不小心,牙酸了,不敢招风了。

    指指自己的嘴巴:“我疼。”

    彭越:“所以正常人是不能吃这么多的。”

    田嘉志都这样了还不愿意听了呢:“嫂子你说什么呢,我媳妇怎么不正常了。”

    田达:“牙不疼了是吧。”

    田嘉志郁闷,这是把伺候孕妇的本事都学会了,用不着他了呢,过河拆桥。

    晚上田野给田嘉志做的面嘎达汤,不凉不热的时候喝两碗,不用牙齿才勉强吃口饭。

    吃过饭,田嘉志捂着嘴陪着媳妇走回去的。

    田野怪自己,光想着好东西那么多,没法拿出来给田嘉志吃了,要给找补找补,没想到,这东西吧,不能这么吃。

    田野:“你也傻,怎么给就吃呀。”

    田嘉志心说,我也不是没注意吗,别说田野递过去的草莓,田野就是递过去砒霜估计自己当时看都没看就吃了,看看田野,捂着嘴巴说了一句:“喜欢吃。”

    田野拉拉田嘉志,才怪呢。

    田嘉志:“你喜欢吃,下个礼拜咱们在出去买。”

    田野:“咳咳,快要开学了。”这个话题真的不是很愉快。

    田嘉志直接捂着嘴巴:“我牙酸。”这是生气了。

    田野想要哄人,就看到前面一脸心事徘徊在路边的‘四旧’同志。

    田野:“是吗,那你怕是要在酸一会了。”

    田嘉志听到田野语气不对,才顺着田野的视线看过去的,好吧心情不好,真的连牙根都酸了。

    阴郁的看着前面的人,他说的不够明白吗,还是他身上镶着金子呢,怎么就没完了呢。

    对于破坏他家庭和谐稳定发展的人,田嘉志同志向来都是当敌人一样对待的。

    冯兰同志凭良心说,长得马马虎虎过得去,要让田野说,原来的时候,还是个勇敢的没头脑姑娘,好歹还敢站在自己面前,指责一句,自己包办婚姻拖累了田嘉志呢。

    现在吗,头脑看着有了,不过没用在正地方上,勇敢这么正能量的词就用不到这位姑娘身上了,遭禁。

    田嘉志那边:“你到底有什么事。”

    冯兰那神情凄风冷雨的,就跟田嘉志答应过她什么,然后又负了他一样,咬着嘴唇:“我就过来看看你。”

    田嘉志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你要多说什么,人家冯兰连骚扰还算不上呢。

    可你什么不说,这明显就已经给他们夫妻感情造成威胁了。

    在医务室的时候,团里就已经私下流传一些小谣言了,田嘉志这个爱家爱媳妇的用行动都已经洗不白自己了。

    老营长还说什么桃花运,屁的桃花运呀,他家里连桃子都有了。

    田嘉志憋屈死了,没处理过这种事情。

    田野慢悠悠的过来,冯兰咬着嘴唇,一脸被欺负的样子:“田野同志,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田野看着边上气的要冒火的田嘉志,真是替自家男人腻歪了。

    田嘉志那破脾气,田野还能不不知道吗,看着自家男人受委屈,田野心疼了。你这贱招挤兑谁呢?

    这姑娘长心眼了,知道示弱博得别人的同情了。

    田野:“冯兰同志,这么多年遇到过不少人吧,你这是让高人指点过了。”

    冯兰:“田野同志你说很么我听不懂。”

    田野:“我是说当初的冯兰同志,飒爽英姿,让我看了都忍不住多看两眼,两年不见,冯同志变化很大。这要是路上碰到,我都认不出来的。”

    说她变的让人懒得看了。冯兰不知道田野要说什么,反正肯定不是好话:“田同志也变化很大。”

    田野:“我也觉得我好看了。”

    冯兰差点气死,我说你好看了吗。

    冯兰:“田同志,让你误会对不住,我先走了。”

    田野:“冯同志,你先等等,我虽然乡下出来的,可就是敞亮大方,一般不误会,更不能让你这么个黄花大姑娘以为我误会了。败坏人家名声这种事情,我可不做,缺德。”

    冯兰使劲的抿着嘴巴,乡下女人也就嘴皮子利索了,偷眼看像边上的田嘉志,这样的女人你看上什么地方了。怎么就看不出来她的好呢。

    田野:“我问一句,冯兰同志口口声声说我误会了,为什么呀?”

    冯兰咬咬牙狠心:“我来团部这边,让田连长为难了,给田连长身上惹了谣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